Olson Kundig建築事務所的克莉絲汀.莫里

2020.03.04 Luxury Defined 編譯: 住邦佳士得國際資產

Olson Kundig建築事務所的克莉絲汀.莫里(Kirsten Murray)論「重覆使用」在建築中的重要性 《建築文摘》AD100(Architectural Digest 100)之一的建築師事務所Olson Kundig,其所有者兼負責人之一,屢獲大獎殊榮的建築師Kirsten Murray與我們分享了她如何揉合創新與傳統的方法來打造新建築。

克莉絲汀.莫里(Kirsten Murray)是屢獲殊榮的西雅圖建築所Olson Kundig的合夥人,幫助它成為了《建築文摘》(Architectural Digest 100)的AD100之一和《快公司》(Fast Company)十大最具創新性的建築公司之一。 她對集合式住宅和混合用途發展建築特別感興趣,致力於創建能增強與豐富社區性的建築物和空間,並著重於將新穎與古典互相融合。她經手過的作品包括獲得《最佳室內設計藍圖獎》的媒體企業總部,以及塔科馬博物館的Haub美術館,這個作品也使她獲得了美國建築師協會(AIA)華盛頓公民設計獎中的優異獎。

屢獲殊榮的建築師克莉絲汀.莫里(Kirsten Murray),是Olson Kundig的五位主要擁有者與負責人中的一員。圖片來源:拉斐爾·索爾迪。

「於達拉斯市中心藝術區的時尚工業藝廊舉辦的達拉斯藝術博覽會(Dallas Art Fair),不僅展示國與國際的藝術品,同時也促進該市日益壯大的藝術社區。2020年的博覽會將策劃一個全新的區域以展示北德克薩斯州的藝術家們的作品。藝博會總監凱利·康奈爾(Kelly Cornell)說:「這次的藝博會將是這些藝術家得以接觸更多觀眾的平台。」他也表示該活動將與該地區的畫廊緊密合作。2020年的藝博會還將歡迎世界知名的畫廊如巴黎的貝浩登(Perrotin)、倫敦的馬樂伯(Marlborough)、紐約的詹姆士柯恩(James Cohan)與卡馬(Karma)等來參展。

Q:您會如何定義您在工作中的任務陳述?

A:我是一個不相信任務陳述的人,但我一直認為人們在設計良好的空間中會更加快樂且更有生產力,並且更願意參與並聯繫社區中的群體。我認為自己是一個計劃者; 重新設計建築物確實讓我感興趣,而我的目標是設計出顛覆性的體驗,創造出可以改善在其中生活、工作的人們的日常生活的空間。

Olson Kundig建築事務所更新了這棟華盛頓住宅的過往風格,其中包括窄小的木質平面以及金屬質感的屋頂和窗戶。 圖片:亞倫·萊茲(Aaron Leitz)。

Q:是什麼原因使您成為建築師?

A: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就意識到空間具有影響我的力量。作為一個性格內向的孩子,我很喜歡待在樓梯下的空間,以及其它在我童年成長的房屋中所發現的不同地方。後來當我父母分居時,我和母親一起住在科羅拉多州的多戶住宅中,在那裡我非常清楚地了解,當我們生活在不同的環境中時,社群意識亦會也有所增強。我開始對空間與社交的協同作用產生了興趣,而設計作為一種社會科學的概念,也影響到我後來的學術研究。

俯瞰華盛頓湖的The SAME Home,有著極簡風白色牆壁、淺色木地板與對比鮮明的鋼製壁爐和書架。 圖片來源:亞倫·萊茲。

Q:同業經常將您描述為受到斯堪的納維亞人的情懷與現代主義的啟發的設計師。您作品中這些風格的影響來自何處?

A:我的家人於1880年代從瑞典來到美國,但是在我所工作的西雅圖以及我所生長的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當建築師在設計光源進入建築時,手法上有很多相似之處。讓光線進入是我的首要任務之一,充分且洽當的光源能同時營造出空間的開放感和舒適感。而這些也是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建築設計常見的理念。

Olson Kundig事務所將位於西好萊塢的本世紀中葉風格的辦公大樓改造成高端公寓。圖片來源:Visual house。

Q:在您所設計過的住宅項目中,您最喜歡哪個作品?

A:我們在華盛頓州的聖胡安群島(San Juan Islands)上有重新設計過一棟農舍,業主夫婦希望這裡能成為他們退休的所居。他們的需求是一個兼具現代摩登與簡約的作品,同時從現有的農業建築,包含了陡峭的屋頂、開放的內部空間,閣樓空間和整體高度中汲取靈感。

業主希望房子有足夠的開放度,使他們即使分隔在樓上及樓下時也能互動。我們透過兩層樓的起居室中併入一個閣樓來實現。另外,他們待在這棟屋子的時間並不會太久,而他們又需要一種能保護其藝術品收藏不受環境影響的保存方式。所以我們在整個西立面上增加了20英尺(6公尺)的百葉窗。

Olson Kundig事務所位於聖胡安群島(San Juan Islands)的農舍項目,有著深且廣的屋頂,可以遮擋陽光直射和暴風雨。 圖片來源:本傑明·本施奈德。

Q:您最引以為傲的還有哪些其他項目?

A:我個人特別喜歡我們為一家頗具啓發性的紐約市媒體公司所設計的總部。它由一棟三層樓的舊建築物改建而來,裡面的空間將會創意工作者們所佔據,他們想要擁有充足日光的空間,同時又能在夜晚時轉變為具有戲劇性活動的場所。這種必須將創新與傳統揉合在一起創作的案件非常有趣。

Q:在對舊建築物進行現代化改造或重新規劃時,您最重視或最考慮什麼?

A: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尊重物件現存的建材。在西雅圖當地,本世紀中葉的建築物大多由當時最好的重型木材 所建造而成,如今已無法找到足以取而代之的建材,這也成為該地區建築的特色。你不會想拆掉或毀壞它們。

舉例來說,我們曾經有一個項目,有著舊式的山野間小屋風格外觀,幾乎全由是剝落的木材所組成,使房屋看起來像刻意走自然風格的商家。在這些木材影響外觀之處,我們卸下了笨拙的鉸接木材,並用薄式鋼框架代替,從而在物理上和視覺上都將空間擴寬,而這些被取代的原木則可以在其他地方再利用。

本物業的內部規劃由OLSON KUNDIG事務所的建築師在聖胡安群島(SAN JUAN ISLANDS)設計,由於房屋前部設有落地窗,自然採光充足。 圖片來源:亞倫·萊茨。

Q:您自己是在怎麼樣的建築模式中生活呢?

A:我住在一個周圍曾經是熱鬧漁村社區的有著100年歷史的老屋。我對其進行了改造,使其能包括一個公寓套房,成為集合式住宅。這是一個非常個人化的空間,從生活、用餐到廚房都有著開放式空間,我可以在其中展示藝術品和旅行中所收集的其他物品。你不會在走進我家時感覺到它有被特別設計過,但你可能會對這個空間特別感興趣。我的設計目的是讓人在走進家時能感覺到舒適、光線與擺放的食物。

位於夏威夷毛伊島,由Olson Kundig事務所建造的海濱別墅,遵循懸崖的地形,而建築物則融合了周圍的環境。 圖片來源:西蒙·沃森。

Q:您曾經表達在設計時要與在地風格和諧共處的觀點,而當您在夏威夷毛伊島設計海濱別墅度假勝地時,是如何將此觀念運用於其中?

A:我們藉鑑了一棟三間相連的小屋式建築物(包含了睡眠區、主要活動區與客房)的衝浪小屋的概念,其造型與規劃順著地形緩緩彎曲。由於其夯土牆是當地土壤和混凝土的混合物,因此該結構能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我們也從棚屋裡蓋上了波紋鐵皮,這樣的設計靈感來自於傳統的夏威夷房屋,這樣子的設計在自然風不斷的地方能提供房屋自然通風。中央小屋的窗牆於兩側向上傾斜,向景觀優美的山坡完全地開放,享有游泳池和海洋的景色,連接小屋的木質地板和具遮蔽物的走道幾乎使房屋的可活動面積翻倍。

毛伊島的海濱別墅的概念是三座相連的小屋式建築物的衝浪小屋。 圖片來源:西蒙·沃森。

Q:您未來預計進行什麼樣的項目?

A:我正在為溫哥華的一所大學進行集合式住宅的項目。該項目與學院毗鄰,是聖地亞哥的一個藝術家村,既可以生活其中,也能與此處專心創作藝術。另一個項目位於加州希爾茲堡的葡萄酒之鄉,我在此進行一個社區的規劃與設計,該地原是佔地10英畝(4公頃)的原木場。

Q:永續性建築(綠建築)對您來說有多重要?

A:永續性的設計是無比重要的關鍵。我曾參與多個LEED(領先能源與環境設計,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的設計項目,以及WELL(美國健康建築標準)、生活建築挑戰賽及COTE(美國環境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Environment)十大綠色項目,這也影響到我們的設計與創作。Olson Kundig建築事務所的中心思想是設計具有靈活性和壽命的作品。我們已經進行過各式各樣的具環境適應性的重複利用項目,讓現有的建築物能依此改變為擁有新用途的設計。

Q:您未來想從事哪種建築項目?

A:我想參與一些國民住宅的設計,這些項目在探索廢棄材料與再利用的方面非常具有創意,這些使用用途的改變很符合我身為建築師的興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