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侘寂與北歐愜意:為房屋增添寧靜的4種方式

編譯: 住邦佳士得國際資產

Japandi是一種將斯堪地那維亞的現代風格與日本的永恆美學相結合的設計,以下為它改變您的空間的方式。

Japandi,這個字是頂尖設計師們的極簡主義中的一種新歡,將日式(Japanese)的傳統侘寂風格與北歐斯堪地那維亞(Scandinavian)的現代簡潔風格結合在一起,其所強調的「少即是多」的沉穩或是與自然緊密的連結性,都具有無庸置疑的魅力。

「北歐和⽇式的設計對於簡單性、設計素材的質量以及製作⼯藝有著共有的尊重,」位於丹麥哥本哈根的 Norm Architects設計事務所,創始⼈兼建築師,喬納斯 · 比耶爾 · 波爾森 (Jonas Bjerre-Poulsen)如此解釋著。「樸素淡雅以及不⾔⽽喻的美感是兩者的顯著特⾊。」他補充說:「隨著全球疫情的⼤流⾏,以及世界性的對於永續設計的關注,⼈們渴望創造不會過時、具實⽤性並且能夠讓他們跟⼤⾃然再次緊密連結的房屋。幾個世紀以來,這兩種傳統設計風格都兼具以上所有要素。」

Norm Architects設計事務所與總部在⽇本的蘆沢啓治(Keiji Ashizawa)設計⼯作室合作,新設計了東京Kinuta Terrace花園住宅,以創造獨特⽽⼜具美感的極簡公寓,為居⺠提供⼀個平靜和諧的居住環境。

然⽽這兩種美學其實並非是第⼀次相結合。事實上,正因兩者間豐富的關聯性使得它們的融合⼒得以持續強化。位於倫敦的Pan-projects建築設計⼯作室,⾝兼建築師與聯合創始⼈的⾼⽥⼀正 (Kazumasa Takada)說道:「 Japandi這種受北歐⽂化影響的⽇本設計,反之亦然,其風格其實已非新穎,它具有豐富的歷史背景,可以追溯到19世紀往斯堪地那維亞國家所引入的⽇本義。」他解釋著:「從那時起,丹麥和⽇本設計師相互啟發,並通過各⾃的背景詮釋了兩種⽂化。我相信過去的設計師們於不斷嘗試中所積累的豐富,成就了今⽇的Japandi。」

“透過將⾃然元素引導到室內,即使在⽇漸喧囂的世界中您依舊可以提⾼⽣活的品質-喬納斯·比耶爾·波爾森(Jonas Bjerre-Poulsen)”

⾼⽥進⼀步指出,由於有著這樣深厚的歷史發展,Japandi在諸多設計細節上皆深思熟慮:「不是那種表⾯上融合不同⽂化的設計趨勢,⽽是像每個發展⾄今的傳統⼀樣,具有超脫時間性的永恆。」

透過這些與各⽅設計公司與達⼈的討論,我們將提供您有關如何將Japandi帶入⾃家的⽅式。

由⾺德琳·布蘭奇菲爾德(Madeleine Blanchfield)所設計的雪梨樹屋(Tree House),其落地窗和⾃然設計元素使得屋內的空間不僅能吸引⾃然,更能使整體融入樹林環境中。

1. 建立與⾃然的聯繫

「當我們處在⼤⾃然中,能夠發現那些真正恆久且不受時間⽽影響的事情、⾃⼰長期以來忍受的事物以及能讓我們感到放鬆並產⽣共鳴的東⻄。」喬納斯說:「藉由邀請⾃然界進入室內空間,你可以在這個城鎮化逐漸增多且越來越混亂的世界中提⾼⽣活質量。」他也建議將植物和樸實的中性⾊調(這是Japandi美學的標誌)結合在⼀起,並且特別喜歡使光線和視野更加鮮明:「構築景緻或安裝落地窗可以將地板和表⾯變成畫布,以產⽣驚⼈的光影效果。」

2. 引進天然材料

「由於使⽤⼤量的天然材料-尤其以⽊材為多的緣故,⽊頭質感為原本乾淨俐落且井然有序的⽇式和北歐設計風格,帶來了更多溫暖與柔和的氛圍,」位於澳⼤利亞的Madeleine Blanchfield Architects事務所,創辦⼈兼建築師的⾺德琳·布蘭奇菲爾德(Madeleine Blanchfield)說。
「除了⽊頭以外,還包括了⽯頭、由燈與擺飾鐘中的具有『⽣命、呼吸與纖維質感』的有機再⽣紙,」喬納斯表⽰:「此外,⽪⾰和天然材料如棉、亞⿇和⽺⽑等也能為室內裝飾帶來溫暖和豐富感,並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更加美麗。」

⾼⽥說:「由丹麥哥本哈根Pan-Projects設計的Izumi餐廳,其空間中所使⽤的紙、柳條和⽊材等材料都使 ⽇本建築元素完美融入在地的斯堪地納維亞風味。」
“北歐的斯堪的納維亞風格與⽇式設計都對於簡約、設計素材的品質以及製作⼯藝有著共有的尊重-喬納斯·比耶爾·波爾森(Jonas Bjerre-Poulsen)”

3.將細節極簡化

布蘭奇菲爾德說:「在經歷極簡化設計的時代洗禮後,⼈們容易被能將空間極⼩化後擁有著清晰性與開放性所吸引,卻⼜渴望獲得Japandi設計中為⼈所知的複雜性和細節,這是有道理的。」「我透過創造明亮、開放且整潔的空間來呼應這種設計精神,其中也包括⼀些靈活的要素,像是滑動式屏風和精美的細節,例如精選的符合設計氛圍的家具。 最後我會在統整時使⽤⼀些真實⽽周到的細節,但⼜不⾄於過度追求。例如在裸露的橫梁中使⽤⽊材或構築某些元素。

舒適的禪意:⾺德琳·布蘭奇菲爾德(Madeleine Blanchfield)在新南威爾⼠州的這個家庭物件中使⽤了令⼈倍感舒適的紋理以及簡約的⾊調,營造出⼀個既寧靜⼜輕盈的空間,顯得溫暖且簡約。

4.擁抱新的極簡主義

「極簡主義的重點是在設計上將不相關與不恰當的部分去除,以強調最重要的部分。我們可以透過組合單純的形狀與獨特的触覺⼿感來做到這⼀點。這將⿎勵你與室內的所有⼀切開始互動,無論是使⼈⾝⼼愉悅的舒適空間,或是不僅具實⽤功能更使⼈欣喜的物件與產品。」

喬納斯如此說道:「如果整體的框架由溫暖的材料所組成,近⽽放⼤了光線和空間的表現⼒,那麼寬敞稀疏的室內空間就不會使⼈感到空虛。」他也補充說明整⿑的空間不⼀定得使⼈感到冰冷: 「將設計恢復為最純粹的形式,同時保持柔和誠實的感覺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思想。」